根植华夏 艺为民生 ——追记一代名伶董银午先生

根植华夏 艺为民生 ——追记一代名伶董银午先生
□姚俊虎  牺牲梨园志不移  董银午,1901年生于梨园世家,其祖父为清咸丰、同治年间闻名老生,其父茂生为蒲剧名丑。他年少随父入班学戏,刚好与其舅曹福海(后为杨老六手下闻名小生)同班,这给了两人商讨技艺、相互提拔的杰出机会。旧时的技艺教授,大多是师徒间“口对口、手把手”式的死记硬背,其父常教授二人被称为伶人开蒙启齿之“对对戏”,如《神亭岭》《黄鹤楼》等。这里边虽有“照葫芦画瓢”痕迹,但也让初涉艺坛者收获颇丰。  董银午14岁时,来到风陵渡赵村,向艺人李秉森学小生戏。他先以《铁兽图》《玉虎坠》和《教子》中娃娃生戏为长,后攻《长坂坡》《游龟山》《蝴蝶杯》等剧中的小生正途戏,基本上沿用了“先易后难,以动带静”的戏路。董银午天资聪颖、领悟好、能喫苦,加之扮相帅气,嗓音甜润厚实,不久便在蒲坛锋芒毕露。  董银午1916年入杨老六“云生班”,后转西安“晋风社”从艺。其间,他又熟练地把握了武功方法。他的《翠屏山·提刀》家喻户晓,曾有“董银午《翠屏山》真刀来耍,明磁朗快如风凶猛怕怕”之美传。他的《出五关》《古城会》《水淹七军》等关公戏更是令人百听不厌、百看不烦,在黄河三角洲地域久演不衰。  以邻为友强功底  董银午参加杨老六“云升班”第二年,赴西安参加了山西会馆和华晋舞台扮演,有机会与享誉华北、西北的刘奎官京剧名班同台献艺。在与京师同行触摸过程中,他探索把握了京剧武打程式,如《八蜡庙》《白水滩》《塔子沟》《铁公鸡》等剧中的人物定位、格局转化,以及生旦之间的动作方法、音频风格等。  在杨老六指导下,董银午结合本身特色,斗胆改进了蒲剧武戏的某些成规,如《翠屏山·提刀》中,在动作连接、四肢并用的基础上,融入京剧沉稳洒脱、豪放大气的扮演套路,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。一代文豪景梅九先生对家园蒲剧情有独钟,屡次夸奖《提刀》这出戏底功厚实,“朝天蹬”顶天立地,“橡皮腿”刚柔并用,带出了咱们民族特有的“精气神”。景先生还主张董银午与秦腔名人展开艺术交流,进一步进步演艺水平。  1929年,山陕大旱,生灵涂炭,董银午的演艺工作也陷入了低谷。无法之下,他南渡伏牛山区搭永宁(今洛宁)王海潮蒲剧班,后又东去渑池搭义马煤矿平老四蒲剧班。在此期间,董银午领会了遭难中的人情冷暖,曾在饭馆食人剩下,遭野狗四处追逐,进山谷与野兽为伴……他曾苦笑着将这段阅历喻为“路没少跑,钱没多挣,缩了腰围,练了胆略”。不久后,董银午北上搭汾城(今襄汾)小董村福盛班(小蛋班),执着地在艺坛持续打拼。  1935年春,当红艺人杨老六知董银午演戏吃苦、德才兼备,着顶门学徒段连杰(筱月来)将其唤回“云生班”。翌年,董银午再次随班赴陕扮演。“西安事变”后,面临国难当头、民意欢腾的抗战气氛,董银午坚持要求演抗战戏。曾任陕西督军府副官主任的社会名人李逸僧先生,为他编写了一出体现明末史可法抗敌殉国的蒲剧《梅花岭》。在杨氏掌管下,董银午很快将其搬上了舞台。其时,艺人日子极为艰苦,每天除了演戏,还要做苦工保持生计,董银午坚持为市民和战士义演,废寝忘食,废寝忘食,此举在西安深得人心,有人撵着给戏班送水端饭,杨虎城将军闻讯后连连夸奖,还赠送了“艺为民生、根植华夏”的墨宝。  1938年,董银午在杨老六所带领的“晋风社”边演戏,边授徒。后来,他应河南灵宝官员王鸿业之邀,创办了蒲剧“娃娃班”(后称“灵宝班”),学员最多时达二百余人,在当地红极一时。  狂妄自大多贡献  1947年,晋南区域大部分解放,董银午应邀返乡参加了永乐县火星剧团。1949年春,他转入芮城蒲剧团(后为黄河蒲剧团),历任事务副团长兼导演,曾被选为省、县人民代表和省文联委员。1954年春,董银午随团赴太原会演,以《状元媒》一剧获导演、扮演双奖。1956年冬,他参加了山西省蒲州梆子传统剧目判定扮演,获专家学者“常识广袤、戏德宽厚”的活跃点评。  1958年,董银午荣耀参加了中国共产党,完成了多年来朝思暮想的夙愿。这位孩提年代就沉迷于戏曲的七尺男儿,比谁都理解一个道理:旧年代艺人不入流,被称为“吃开口饭的”,新社会艺人层次高,大多是“有文化的人”。亲自的阅历,新旧之比照,愈加夯实了董银午“作为一名新文艺工作者,决计为党献出全部”的坚定信念。  上世纪60年代初,董银午迈入了花甲之年,但他退而不休,坚决要求随团扮演。芮城黄河蒲剧团赴西安扮演时,得到晋籍人士和古都观众的热忱欢迎,西安文化局、秦腔剧社为剧团举办了晚会,赠送了花篮。在此期间,董银午专门探望了旧日风雨与共的同行们,秦腔名伶雒秉华之子雒荣先生慨叹地说:“董银午是陕西人的朋友,更是山西人的自豪!”  上世纪60年代末,千百年连续下来的传统剧被禁演,老艺人一时间成了无所事事的“闲人”。“文革”高潮时期,黄河蒲剧团遭闭幕,董银午不可思议地被遣送回家。  纵观董银午的艺术成果,专家们多用“博、大、精”三个字来归纳。在戏路上,他属西路把式,全部的生、旦、净、丑,都能滴水不漏地“提包袱”。关于南路戏,他也能“吃倒活”,不管做、唱、念、打,均有本身个性特色。曾效力于黄河蒲剧团的闻名艺术家张保说:“董教师是继杨老六之后,向兄弟剧种学习、改造蒲剧艺术的咱们之一。他吸收京剧‘红净戏’之精华,变革化装、服装、道具及派头扮演,使人耳目一新。他将京剧闻名花脸刘奎官的《白马坡》搬上蒲剧舞台,更是一个斗胆的测验。”别的,董银午还以独具匠心的丑角戏《高三上坟》,获得了“无所不晓,演啥像啥”的活跃点评。他在新编前史、现代剧《发愤图强》《正气图》《白沟河》《杜鹃山》《夺印》《保护》中,刻画了许多绘声绘色的人物形象,给广大观众留下了难忘的形象。  董银午为人诚笃,日子简朴,从不搞特别。为了宣扬年青艺人,他屡次要求在戏报上尽量少提“今世蒲剧名家”“舞台活关公”等称谓。有一次,剧团到河南渑池县扮演,咱们的住地都安排好了,却在导演宿舍里找不到他。细问起来,方知董银午自动将房间让给一对配偶,他自己搬到郊外牧羊人暂时休息的窑洞里。  董银午做戏仔细,统筹兼顾,每当出台,他总是提前化装,默坐默思。他说:“干啥就要谋啥,艺人进场前想方法,下台来听回声,观众跑路花钱来看戏,要给人家留下不虚此行的形象。”不管扮演巨细人物,他从不丢戏误场,敷衍塞责。有一回乡间看戏,一位老祖母见小孙子闹着要跑,便哄他说:“快……董银午出来了!”话音刚落,只见一个小喽啰持刀在前台绕了一圈,做了个简略动作便仓促下场了,后来听说是有人忽然患病,董银午暂时出来救场。  承上启下凝定力  董银午从艺半个多世纪,其门下学徒很多,从者如流,其间更有文武双全、鹤立鸡群者。如常振都(武生)、牛小顺(小旦)、车计娃(老生)、杜宽宽(艺名“人参娃子”)、梁天平(花脸)、段金声(正旦改老生)、王过兵(小生)、杨文增(花脸)、刘庚子(花脸),其子巨虎(武生)、秦虎(武净),义女玉兰(小旦)等。他们吃苦钻研,各有所长,为蒲剧工作作出了活跃的贡献。  1970年5月10日,一代名伶董银午怀着对蒲剧工作深深的留恋,走完了七十载的人生之路。临终前,他对身边的亲人说:“要记住‘以戏养人’的道理,千万别丢了咱董家四代遗产,把蒲剧好好传下去!”  董银午的长子董巨虎紧记父亲遗言,决计为蒲剧贡献全部。他勤学苦练,以武功见长。在《翠屏山·提刀》剧中,他飞身腾空如蛟龙出生,左砍右劈似倒海翻江,特别是那连续空翻加三百六十度旋转落地大露脸,至今少有人及。  1986年春,黄河蒲剧团在运城扮演期间,笔者曾问董巨虎:“从一位艺人的视点讲,你想给观众说些什么?”他回答说:“观众是艺人赖以生存的土壤,演好戏、做好人便是对咱们最好的酬谢……其实做艺人、演好戏也是不容易的,期望尊重艺人的劳作,多给些鼓舞和协助,充沛谅解他们的差错与失误。”  董银午次子董勤虎沉稳老到,以喜剧(丑角)赢人。由他主演的《囊哉》诙谐诙谐,给人淋漓尽致、轻松愉快之感;他扮演《玉堂春》里的崇公正,恩威并重、善解人意,当今舞台并不多见。在运城扮演空隙,笔者借机传达了观众对老一代艺术家的敬仰与思念,董勤虎先生很是感动:“父亲的功劳在于把蒲剧工作接过来,传下去。咱们这一代人遇上蒲剧复兴的大好时光,更应该紧记老人家的叮咛,尽心竭力,吃苦尽力,为蒲剧的开展献出自己的光和热。”  现在,董巨虎、勤虎兄弟均已离世,董银午先生几代人不懈斗争的蒲剧工作进入了新的前史开展时期。不久前,笔者从业内人士处得知,董家有后人在县城办起了“黄河文工团”,活跃培育各种专业人才,作为戏曲世家,这无疑是一个难能可贵的行动!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